葱白吃豆腐

世界和平

童年啊童年, 又回忆一遍

下午四点放学回家,母上在准备晚饭,后院单纯宁静,生活真美好。#这是哆啦A梦还是蜡笔小新家呢#

开学两个半月了,midterm也告一段落,但是觉得英文并没有怎么进步,口语还是很捉急,听力也是,再这样下去会找不到工作的啊!

Hope you guys will be together again in some day. Without saying a word, you hug and kiss, feeling never be apart.

一口气把之前关注的人全清了,除了灰大大和巴扎大大。一个是因为关注的人太杂乱了,经常有无关的东西出现,还有就是对肉的需求感觉没有之前强烈了。对cp的爱感觉快到瓶颈期了,但是依然爱大哥!

斯米兰群岛四号岛

我们或许阻止不了百度吃人血馒头,但并不是毫无力量

这两天陆续有看到相关的报道和当事人的发言,无不感到震怒。

贺兰:



转载|我是如何坚持10多年站在反百度第一线的


文|霍炬




最近关于百度的大新闻,是百度把“血友病”贴吧卖掉了,并且这不是第一个被卖掉的疾病相关贴吧。过去人们总是批评百度的竞价排名之恶,但卖这些疾病相关贴吧运营权是比竞价排名更恶劣的行为,堪称恶中之恶。


贴吧本来是患者病友们自己组织的社区,患者交流经验、分享治疗信息、互相鼓励,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。如果你常看美剧,应该会有印象那种“AA互助组织“,就是大家围成一圈,互相讲述自己的痛苦经历。在西方国家,这是患者们非常重要的心理支援方式,在中国,线下的活动少,线上活动多,类似血友病这种贴吧某种意义上承担了这种职责。


弄清楚这件事之后,就很容易理解为什么百度把贴吧卖掉的行为是如此之恶,这就就好像大家围成一圈,正在述说自己的疾病的痛苦,这时候活动的组织者说,你们不用这么痛苦的,我认识一个专家,治这种病很厉害,不用手术药到病除,我就是这么治好的。在这种情况下,患者们非常容易相信他。可惜信了之后只有一个结果,就是被骗。如果只是一次骗点钱倒也算了,但实际情况是骗子总要长期控制住患者,源源不断的赚他们的钱,最后患者因此耽误了治疗,这就不是骗钱的事,而是人命关天了。


这不是我想像出来的,血友病吧的成员们本来常年跟骗子斗争,结果转眼之间,他们斗争已久的骗子买下了贴吧运营权,上来先把过去吧主的帐号全封了,再把过去关于自己的不利消息全删掉。


这10多年里,百度一直是盈利能力相当强的一家公司,甚至从财报看,利润率常常超过Google。这些利润从哪来呢?不知道有多少人记得2014年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炮轰莆田系的事情,当时是新东方一位老师,在“云南玛莉亚医院”分娩时候不幸去世。这是一家莆田系的医院,莆田系医院里面不是没有正常的,但是大部分都不正常,这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。


莆田系医院的客户来源,主要就是百度,福建莆田市委书记梁建勇曾公开表示:“百度2013年的广告总量是260亿元,莆田的民营医院在百度上就做了120亿元的广告。” 这个数字很可能是保守的,就按照120亿计算,它也占了260亿的46%,再算上其他来自竞价排名的骗子,比如假搬家公司,假快递公司,各种假的电器维修……(部分骗子当年被曝光之后改掉了,现在少了一些。)把这些都算上,总共能占百度广告收入的比例会有多大呢?


这件事是跟每个人都有关,你可能会觉得,我很小心,不会受骗。但你想过你的父母、或者那些对互联网还不怎么熟悉的亲朋好友吗?我问过不少百度员工,你们让父母用什么搜索引擎?他们一般避而不答。偶尔也有一些人会悄悄跟我说,他们的父母用百度也受过骗,从医疗到生活服务,总有一款能骗住你。每家公司都会有人骂,有骂360的 ,有骂携程的,但比起来百度,中国任何一家互联网公司都算的上圣人。


血友病贴吧这件事闹大了,最新的消息说百度改正了,血友病吧不卖了。但是高血压吧呢?还有更多早就被卖掉的疾病贴吧,又怎么办?


这些疯狂的事我已经看了10多年了,早就不相信这家公司有变好的可能性了。这就像是一个坏人,被骂了10多年,反而变本加厉的发明出越来越坏的事,你还会相信他有一天变好吗?


那么我们能做什么呢?比较悲哀,因为Google早就被轰走了,能全方位替代百度的产品几乎没有。但即便如此,也不能就放弃了。我本人持续了10多年站在写文章批评百度的第一线,其中有好几篇流传很广,写这些文章有没有用?我个人觉得还是很有用的。希望更多人加入这个行列。这不仅是我们的使命,甚至是我们的义务。


除了键盘党,我也有一些比较实际的行动,我一个人的行动影响不大,但如果慢慢形成一种风气,积累起来就会有很大力量。比如:



  • 我不允许我写的任何文章被百度百家转载,我不会去开专栏,也不允许转载我文章的人把我的文章再次发布到百家,一旦发现,提醒一次无效的话,我会永久取消对方转载权(如果读者发现了这种行为,欢迎告诉我)


  • 我,以及我参与的项目,一概拒绝跟百度任何合作,赚钱也不干。去年百度旗下某技术平台曾经希望和我们的《神秘的程序员们》漫画合作,我们拒绝了。只要想到百度46%的收入来自莆田系,我就没办法从他们手里赚钱,那是货真价实的带血的钱。


  • 给父母装上“丁香医生“和”用药助手“这两个app,然后反复多次,用各种方式告诉父母和亲人,不要相信来自百度的任何东西,有医疗方面的问题,用这两个app。这两个app是来自医学药学生命科学专业网站“丁香园”的产品,我信任他们。


  • 只要能我能碰到的计算机,凡是有百度插件的我立刻会卸载它们,把百度/hao123设置成首页的,我立刻换掉他们,用百度输入法的,我会立刻给他们换个输入法。


  • 抓住一切机会告诉相信你的人,不用百度任何服务,包括外卖和地图。反正你用什么早晚都会被装上被戏称为“百度全家桶“的所有软件,还不如极端一点,什么都不要用。


  • 如果有认识的人去百度工作,那我一定会问他这个问题:“你让你的父母日常使用什么搜索引擎,如何能确保他们不被骗?” 这可不是挑衅,这是帮助他们注意到原本的存在盲区,是对朋友负责的行为。



10多年来,我一直这么做。这些习惯当然也给我带来过一些麻烦,现在随着政治正确的氛围逐渐建立,做起来这些事情阻力也小多了。随着整个舆论环境的变化,我相信未来做这些事情会越来越容易。历史上,百度一直控制着流量入口,很多人对这些事情是敢怒不敢言。但现在,流量已经逐步转移到了App和微信,开始脱离了百度的势力范围。这是前所未有的好机会,千万不要放过了。




欢迎转载这篇文章,本文连署名权都可以放弃。只要求保持内容完整即可随便转,无需再征求我同意。


作者:霍炬
来源:知乎




标题为我所加,有删节,转载获得原专栏作者同意。

嘿嘿嘿嘿,到啦到啦~